432 464 130 614 465 719 25 629 893 900 642 367 638 866 514 625 699 415 234 667 939 142 132 685 102 323 484 626 846 25 356 759 783 183 684 802 364 48 720 692 58 432 931 24 927 788 803 750 723 72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互联网垂直招聘拉勾网获500万美元A轮融资 打造互联网快招聘

来源:新华网 idojk晚报

编者按:越是浮躁的年代,就越是需要可以沉淀思想的地方。Medium志在于此,它是一个专注于分享观点和故事的博客平台,由最先创造博客产品Blogger和Twitter的Evan Williams打造。本文作者供职于Teehan+Lax一家提供互联网产品解决方案的公司。文中出现的Geoff TeeHan和Jon Lax是该公司的两个创始人。 一个专注于分享观点和故事的地方 这个世界已经拥有数不胜数的媒体了。然而无论传统媒体经济经历着何种变故,都无法阻挡海量信息从智能手机、企业以及新一代的媒体型创业公司那里疯涌进互联网,让整个世界都看得见。 在不断推出的媒体型产品让人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高效时,我们开始思考某种具有极大改进空间的媒体产品,它对个人来说并不是必需的,对新闻媒体来说也不重要。我们就叫它观点吧。 何种类型的观点?各种各样的:对今天(或过去)发生的某件事情的独特看法,分享的努力学来的专业知识以便让读者做得更好,一个让人们大笑,微笑或者让人们觉得有意义的故事。你可能有一些可以冲击、影响他人的想法想要与人分享而这些想法超越了你的朋友,超越了 140 个字可以表述的范围我们想要提供这样的工具和场所(Evan Williams)。 开始 Twitter 联合创始人 Evan Williams 和 Biz Stone 创立了新公司 Obvious,我们与该公司间的联系,始于 Evan Williams 在 Twitter 上关注我们。Twitter 创始人用这种方式跟人交流看似来似乎很正常。直到几天后,我们收到他发来的直接邮件(Direct Mail)。 当时是 2011 年的 9 月份,几次邮件的交流之后,Evan 在一封邮件内问到我们能否尽快选个时间同他在旧金山见面。接下来那一周,Geoff Teehan 来到了旧金山Obvious 公司所在的那座城市。 第一次会谈 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要期待些什么。因为没有议程安排,我们只是在日历上标着:一个小时的会谈。Evan 暗示会谈的内容与他准备着手的下一步工作有关。一想到要同这个创建了 Blogger,当然还有 Twitter 的人见面,我们就有些紧张。 会议的一部分内容是,由我们讲述我们做过什么、如何做出来的,我们公司的结构,我们一起合作过的伙伴以及我们当时在做什么;我们那时刚发布了 TweetMag 应用,还现场演示了 iPad 平台的 Readability 应用的原型。 会议的最后 20 分钟则由 Obvious 来讲述它当前正在思考的东西。这些东西大都是关于未来的出版业的。我们当时还不太清楚这些东西,但很快我们就会弄清他们。 会议结束时,Evan 说道:非常高兴和你们会谈。虽然我现在还没有任何东西,但一想到我们将来会找到某样东西然后一起合力完成,我就感到很兴奋。一个结束时没有下一步安排的会议通常不是个好征兆,但不得不说,花时间和对某些事物抱有相同热情的人一起交谈实在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第二次会谈 大概一个月后,我们终于收到了来自 Obvious 的消息。这次是关于在一起工作的事。 Geoff 和 Jon 飞到旧金山同 Jason Goldman 还有 Evan 见面,这次他们两人了解到更多关于 Obvious 正在做的东西,以及我们公司可以提供的帮助。 在会议上,Jason Goldman 和 Evan 谈到他们正在探索出版平台的一些创意。他们已经为创建这样一款产品而工作几个月了。这款产品的精细、复杂程度令人难以置信,虽然它已经试运行过一些模式,但所有这些模式没一个能让人找到对的感觉。 他们想试验一些新的东西。它不需要功能全面,只要出现原型就可以了。Evan 相信产品决策要由实际使用情况决定。即便我们没能创建出一个功能全面的产品,但这个原型仍给他们带来更好的方向感,如果他们的新产品创意值得继续探索下去的话。 Jason 因事去多伦多待了两天,我们则对原型进行了粗加工。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设计、创建出各种各样的产品模型。我们每周都会同 Obvious 联络。我们的工作方式挺像对普通客户那样:由于每周一次的客户反馈而不得不加大马力工作。 产品模型使得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中的一个鉴定一些功能:哪些功能不好用,或者哪些功能需要丰富。 漫长的等待 就在 2011 年圣诞前夕,我们把产品原型包装了起来。Obvious 的工作人员对我们的工作表示了感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直到新年过后我们仍在等待。我们不断查看 Obvious 的网站、它的 Twitter 以及其他一些科技媒体的博客,希望听到官方宣布与我们所做的产品相关的任何消息。但什么都没出现。 这对我们来说总是难熬的。你在做工作时不能透露工作内容,然后还无法确定它是否会出现在网上,抑或最终被决策者砍掉。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再次联络 在 2012 年 4 月份,Evan 再次电邮 Geoff,并说道他希望讨论以一种更亲近、更能彼此协作的方式在一起工作的问题。在去年为原型而工作了四个月后我们知道,在 Obvious 工作是很繁忙的。他们已经创建出一些东西了,这就是他们说到的Medium。他们已经有了实际的代码,一个正在运行的产品以及准备塑造出某样东西的决心。 接下来我们飞回旧金山。此时的 Obvious 已经搬进了一间更加漂亮的工作室。那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增加了一倍,而他们所有人正专注于创建 Medium。 从 Medium 身上几乎看不到我们所做原型的任何踪迹,但这也可以理解它已经演化成另一个非常不同的产品了。Evan 解释道,他感觉到在Web上进行有意义的写作是一个需求方向。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供那些想写一些比微博更有质量的内容的人驻足。博客,这个长远看来更能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需要精华内容来让它崛起和繁荣。 获得成功的那些人需要对单一方面的问题进行持续地关注和学习,而新人则需要读者。他继续说道,人们有时在谈到某一主题时只能想到一样东西,但他们不可能每天每周都有机会在谈论某一主题时想到新的东西。这正是 Medium 愿意解决的问题。 他希望我们提供一个团队和 Medium 现有的团队进行融合,以帮助他们设计产品。彼时,他们团队有三名设计师:Dustin Senos,Leigh Taylor 和 Dann Petty。Dusting 身兼两职,他既是开发人员又是设计师,而 Dann 和 Leigh 则专注于设计。Evan 已经打造出一支非常了不起的工程师队伍,但他还需要设计师的帮助,这也是我们加入的原因。 这次的工作方式跟典型的客户任务有些不同。它不会让我们回到多伦多,然后在独立状态下工作,就像我们做原型时那样。我们需要成为 Obvious 团队中的一部分。这对我们来说不仅有些麻烦而且还很有挑战性。经过长时间讨论,我们达成了以下约定: 6个月交付:设计产品不光是为了发布它在发布后仍需要不断细化改进。 特种突击团队:Geoff 将带领 4 人的团队和 Obvious 原来的团队一起设计、改进 Medium 的用户体验。 远程工作:我们几乎要花我们一半的时间在旧金山的 Obvious 办公室工作。 深度整合:在这个团队工作的每一个成员都将被视为 Obvious 的雇员。新的 Obvious 邮箱地址,到项目的 Github、Campfire 小组的访问权,甚至可以使用AnyBot在现场开会,如果当时我们在多伦多的话。 全身心投入:这个团队将只为 Medium 工作,不可再分心于其他任何工作。 (未完待续...) 193 994 240 76 432 354 138 991 519 947 66 876 575 205 596 628 700 451 567 680 720 325 58 65 541 531 802 297 944 572 647 363 837 209 87 290 466 692 109 330 490 298 50 227 964 228 985 104 278 395

友情链接: xubo12345 jxr928216 3121327 洋珲 琼羚虹 xcw454071 682684328 833263879 001dian 旭德
友情链接:xue305561857 铧峰昆东 soubaoke 喜潇熠 辛宇治 福合傲 才迟莲迟 atezfagk 戎蕴 9217590